關於部落格
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發行
  • 13149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龍舟競渡

/劉蓓君 

以前常聽人說五月五慶端午,節日前後,戶戶會飄出各家特有的粽香,門上要插艾草和昌蒲……如今除了放假一天,不知到底還有多少人在「慶」呢?在我們家,唯有吃到媽媽親手包的粽子才覺得這年有過端午節。 

想當初只有三台的年代,每到端午節,除了吃粽子,大快朶頤一番,大夥兒共同的娛樂就是聚在電視前觀賞龍舟賽實況轉播。 

從來搞不懂比賽規則,為什麼船型不一?為什麼有的要奪標有的卻不必?為什麼剛剛比過的隊伍又出現了? 

而我最愛看的是有奪標手的那種比賽,看著奪標手就位、雙手死命往前探、身形拉成直直一線,像枝蓄勢待發的箭,奪標剎那,順勢高舉標旗,眾人禁不住為之歡呼!尤其是那種勝敗只有毫秒差距的賽事,連電視前的我們都緊盯螢幕、摒住呼吸、大氣不敢喘一口。 

曾幾何時,當看競賽轉播不再是唯一選擇,當很多人家裏不再包粽子,端午的「味」就僅能靠媽媽做的粽子提,不禁令人感嘆這傳統節日越來越勢微了。 

怎麼也想不到,失去視力多年、不愛吃粽子的我,今年不但能親臨龍舟競賽的現場,感受比賽的氛圍,自己竟也能「下河」一展身手,和對手較量高下,體驗二十一人同舟競渡、奮力不懈的緊張刺激,以致今年的五月節分外有感、有味! 

記得五月參加協力車隊活動,騎經河濱單車道時,忽聽得熟悉的咚咚聲,還對領騎志工說,那聲音好像划龍舟時敲的鼓聲和節奏,許是有人在練習划龍舟吧?真希望哪天也能去體驗一下。 

後來聽說有徵求視障者參與龍舟競賽的消息,凡事低調的我一反常態,主動和召集人聯絡,表達參加的意願,經過一番小周折終於夢想成真! 

先來說說主辦單位屈原宮吧,我不確定它是否全台唯一,但肯定是台灣「屈」指可數、祭祀屈原的廟宇,雖然我住得離這兒不遠,也從不曉得有此所在;我也不知它是否香火鼎盛,還好至少一年會有一天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出現摩肩接踵的景象。 

據說划龍舟是屈原宮每年必辦的活動,只要人數湊得齊,無論是路人甲乙丙也能急就章地組隊下水比試。

 

端午當天一早,大批人馬聚集一堂鬧烘烘的,起初我以為是在報到,繼而發現似乎大家都在找位子坐下,原來是要享用廟方提供,美味又應景的粽子和魚丸湯,先給龍舟競賽來個「前菜」開開胃、暖暖身。周遭人聲鼎沸,坐旁的人起起落落,不斷更迭,男男女女、大人小孩、老中老外,好生熱鬧。 

嘈雜中忽聞鑼鼓喧天、炮聲不絕,原來是有個醒獅團或陣頭到了! 

旁人告訴我,是要把廟裏的屈原迎到河邊比賽的地方,接著吃飽喝足的群眾也開始向外移動,準備參賽、觀戰。 

到了河岸,廟方人員行禮如儀,有人乘船到河中獻祭,抛了些東西入河,不知是否丟粽子餵魚兒和水中的蝦兵蟹將,總之就是為活動祈福,希望保祐一切平安。 

我們這隊是混亂雜牌軍,由熱心公益、關心殘障的朱爸號召,連同他,二十一人中還夾雜了兩名肢障和三名視障者,大家都抱著體驗「划」而不是「賽」龍舟的心態而來。 

雖說如此,但基本要領還是得說明一下,於是我們就陸上行舟地模擬起來:一手握住槳的頂端,一手把著柄,在身側擺呀擺。待朱爸講完分解動作後,大夥兒煞有介事地舞動船槳,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比賽開始!坐在岸旁,咚咚的鼓聲和久不曾聽到的「實況轉播」還有將下水隊伍的高聲加油隊呼令我心情頓覺亢奮,即使無法親眼見到比賽的情況和奪標手的英姿,小時看龍舟賽的那股興奮勁兒、那首從頭到尾只有「嗬嘿嗬」的襯底主題曲旋律似乎都被喚回來了。 

這次的比賽規則是:單趟划行距離二百五十公尺,一去一返算一回合,以兩回合的平均時間為成績、定勝負,每組兩隊下水較力。 

在我們之前有好幾組比過,有的勢鈞力敵,有的相差懸殊,認真而稱職的兩位主持人透過麥克風,把現場氣氛炒得火熱,每組似乎都是一場好戲,讓觀賽者很有參與感。 

忽然天空開始飄雨,接著傾盆而下,比賽被迫喊停。不禁望天興嘆,好不容易有這機會,又等了老半天,可別讓我們空歡喜一場呀! 

好在滂沱大雨漸歇,參賽隊伍都想繼續比,大會於是決定比賽繼續。終於,盼到我們登場啦!腦子裏重複著朱爸教我們的動作和節奏:「咚、二、三;咚、二、三……」─舉槳、入水、划水;舉槳、入水、划水……朱爸一再對我們說:「反正只是來體驗嘛,兩隊比,再怎麼樣都是數一數二,不要有壓力,拍起照來姿勢好看最重要!」 

穿好救生衣後,好些人協助我們三個視障和兩名肢障選手上船,我不知道那位平時坐輪椅的夥伴是怎麼就定位的,但船身並沒有預期中的搖晃,總之大家都順利落座。雖然雨已停,但船裏積了些水,本來我應該腳頂著前面人的座位,怎奈腿短搆不著,只好一腳踩在水裏,一腳靠著船緣,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 

朱爸為了讓我們有好「架勢」,特別交待,他吹一聲哨,大夥要把槳舉得直挺挺的、槳面朝上。這我有印象,似乎是選手經過司令台、向台上人致敬的陣式,相信畫面看來威風凜凜吧! 

船一離岸,幾個視障者以為比賽開始就拚命划將起來,朱爸連忙制止,原來只是要把船移到出發點。 

水在流、船在漂,無法精確地「停」在起始點,反正體驗嘛,不必太講究,差不多就行。 

大會哨聲一落,這下可是玩真的,眾人使出吃奶的力氣全力往前划,一塊兒喊一二三,無奈我們這臨時組成的雜牌軍,一次也沒下水練過,初體驗就是真槍實彈的比賽。正當我聚精會神、努力划槳時,坐在後座的夥伴對我喊:「你的槳入水太深!」、「往前傾!用身體帶動槳!」,我看不到別人的動作,只得邊喊、邊聽、邊揣摩。可不知怎地,老是和前面人的槳打架、弄得水花四賤……好長好長的二百五呀! 

第一回我們險勝,大夥談笑間把船折返出發點;第二回可沒那麼幸運了,我們這一船人似乎後繼無力,划得更加辛苦。我一直在感受水的阻力和槳入水的深淺,一方面不希望入水太深白費力氣,一方面又怕入水不夠無助於船的前進…… 

我們一路吶喊追趕,縱使全力以赴還是望塵莫及、明顯敗退,成績是兩分四十多秒,而前面比過最快的隊伍才花了一分多些呢! 

果然,我們是以姿態論成敗,朋友瞧到照片都說看來有模有樣!岸上的屈先生不知有沒有為我們拍手喝采,我個人倒是玩得挺起勁的。 

以前只划過兩人相對的小船和兩人同向一前一後的獨木舟,要不是原地打轉就是進退維谷或搖到槳掉入水。像這樣大家同舟共濟,十八個人動作一致地以十八支槳和一支舵讓船快速向前移動可是頭一遭,真的不容易! 

感謝這次的划龍舟初體驗,人說十年修得同船渡,要多少年才能修得同船競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